10/31/2007

開咪記 #3

10月27號,對我嚟講,係一個特別難忘嘅日子,因為今日我第一次去到新城電台同KK,阿絹做節目。可能因為今日對我嚟講特別重要,所以早咗成個鐘出到去黃埔。


進行節目前準備時,我好似啞咗咁,唔單只好少出聲!甚至連笑嘅反應都無。不過我慢慢開始掌握到節奏,亦有嘗試製造問題。期間我發現咗一個好重要嘅問題,就係我清楚自己想講咩,可惜表達得唔好,令其他人唔明白。我先發覺原來出到嚟社會,真係唔係咁簡單。而家嘅我比一隻螞蟻仲要細。


到真正做節目時,有少少緊張! 不過我已經盡量放鬆,可惜我嘅反應太差,又再一次表現出我嘅緊張。KK問我嘅問題,我都唔知答咗d咩出嚟。幸好KK幫我解圍,節目一路由兩位前輩帶領住。我唯有把握機會搵位插嘴


當57分嘅時候,亦代表節目完結時,我突然之間同自己講咗一句嘢:"我將來一定會再係到出現,而且會更出色!"


多謝KK,Ernest嘅指責,多謝阿絹嘅支持

總結今日:我好鍾意做DJ!我要俾其他人更加努力!要改善表達能力及思考能力,証明我係冇選錯呢條路 !


新新DJ亞煜

10/28/2007

灣仔一隅3

「真是的,好歹是個男人,這樣的事也……」蓉姨仍舊數算著。
阿明只好有一搭沒一搭的應著。
「你老媽還好吧?你要多孝順她。她一個女人一手把你拉扯大,真不容易!」蓉姨說時還一臉激動。
蓉姨見阿明沒有多大的反應,便轉開話題,問:「蛋撻還好吧?這可是灣仔馳明的蛋撻,很多大明星都來過的……」說時眉開眼笑,好不高興。

阿明答:「好,和從前一樣。」
「真和從前一樣?」蓉姨問。
「嗯……有點不一樣。」阿明怯怯的抬頭,「好像沒有以前甘香。」
「你這小子,嘴巴挺靈的!對啦,現在的都沒有豬油,當然沒有從前好吃啦!」蓉姨邊說還邊指手劃腳。
「現在的都只加一丁點牛油,說什麼豬油不健康,當然不比以前啦……你看你看!」邊說邊指著那些散在桌面的碎屑。

「哦……不一樣了。」阿明喃喃自語。
「對了,老闆呢?」阿明突然記起那個只加冰不加兩元的老闆。
「他?不在。」蓉姨答。

阿明只說了一聲,「從前都在的……」
蓉姨沒有應他,又說:「對了,蘭香也快不在了。」說時帶一點笑容,不當一回事似的。
「什麼時候的事?」阿明攪拌那杯阿華田。
「下個月,或再下個月吧!」蓉姨淡淡的說,「藍屋那邊也會拆吧,喜帖街都沒有了。」
「什麼都沒有了。」說畢還攤攤手。
「哦,真的嗎……」阿明也不知道該怎樣回答。
「那個菜市場也熬不了多久吧!什麼噪音什麼污染的,我也攪不清楚。 」蓉姨說,「那裡的菜最新鮮,冬天也不會加價。」

「從前就說它吵了。」阿明吮一口華田,有點苦。
「慣了,慣了。」蓉姨擺了擺手。
「你平日會來嗎?都遇不著你。」蓉姨望著阿明。
「間中吧,不常來。」阿明說。
「有空要多來,知道嗎?」蓉姨拍拍阿明的手臂,「不然都沒有機會了。」
阿明只好應了一聲,心裡頭酸溜溜的。
阿明為了掩飾心裡的感覺,只好另找話題:「生意好嗎?」
「好才怪,」蓉姨嘆了一口氣,「現在的人哪會去茶餐廳呢?要去也去對面的快餐店了!」蓉姨指指對街新開的連鎖快餐店。
「變了,變了。」蓉姨望著那快餐店的目光不勝唏噓。
阿明默默的吃完最後一口蛋撻,放下了九元。蓉姨沒有說話,只是輕輕的拿了兩元放到阿明的手心。阿明望著手心的硬幣,心頭暖了起來。

阿明慢慢的走出蘭香,回頭望了望那餅櫃——那裡放著對阿明來說最好吃的蛋撻。或許他也留意不到,櫃裡的價錢牌寫著:蛋撻:三元一個,五元兩個。

路邊的街燈映著阿明,拉出一道長長的黑影。它依舊跟著他,隨街燈映照,沒入這古舊的街道。

新新DJ Christy

10/24/2007

要「識」放 = =!!!

最近我成日問d friends咩叫做“放”,皆因之前兩次錄segment 嘅過程裡面,我仲係好正經,錄到好似平時講野咁,搞到阿絹要講好多次:「你放d! 要放!」嗰時我都唔知可以點……「放」對我嚟講,感覺真係好奇怪,而且係一樣好難解釋嘅嘢,我仲要唔知幾時先學得識,help!!! 可能因為咁,阿絹係我錄音嗰陣,突然衝入錄音室,係我身後面用力咁搖我à點知真係work,我突然覺得成個人hyper咗~勁搞笑~

另外,自從大家發現咗我要食飽飽先可以有energy錄音,同埋唔會出現怪placing 嘅情況,阿絹喺錄音前都一定會問吓我食得飽唔飽,雖然我都唔知點解自己會有d咁嘅習慣!!不過唔可以唔提,突破canteen 嘅好立克真係特別濃,特別好味! !飲咗之後,感覺良好(用普通話講)~!!
最“橋”嘅係,兩次segment都有d要我用d比較串嘅語氣去講嘅對白,好似“保重呀,老友!”、“大佬!咪以為有錢食飯,就大晒先得咖!”,情況就好似上DJ course嗰時我唔識用串嘅語氣講“你好嘢!”一樣,都要錄好多次先得 =o= !!!仲有一d好似“魔掌”、“殺手鐧”、“睡魔”、“必殺技”、“人民公敵”要一邊講一邊出拳先講到有氣勢嘅詞彙…我係咁講,阿絹要係咁剪接,真係剪死佢啦!Lastly,感謝阿絹嘅悉心教導,同埋讓我有嘗試同學習嘅機會!!

Fighting!!

新新DJ Apple

灣仔一隅2

阿明望一望那條充滿吆喝聲的街道。「香港應該再找不到這樣的一個菜市場吧?」阿明想。阿明沿著水果攤、蔬菜攤走到盡頭。看見不遠處的藍屋,「這樣的藍,真是胡鬧。」阿明忍不住笑了起來。

小時候都愛圍著藍屋跑來跑去。爸爸還說是因為水務處用來塗水管的油漆用剩了,所以用來塗這樓,就變成了現在的藍屋了。阿明本來也不太留意這個故事,只是爸爸每次經過都說一遍,所以記住了。

「唉……」想起童年的事,阿明不禁嘆了一口氣。往左一拐,看到了那招牌——蘭香冰室。阿明不由自主的走進去。甫坐下,就有人問:「要什麼?今天的蛋撻好靚。」「一個蛋撻,一杯……」阿明本想叫一杯平日慣喝的咖啡,「凍華田吧!」「好,好快到。」伙計的聲音在空洞的餐廳裏顯得更特出。「是……明仔嗎?」阿明抬起頭,和老婦的目光碰個正著。「你是……」話未問完,阿明便想起,「你是蓉姨!」「對對對!」蓉姨在對面坐了下來。「最近怎麼樣?工作還好嗎?」蓉姨問。

想起工作上的不如意,阿明一時也不知道要說什麼。還好的是,這時候伙計把蛋撻送來了。阿明連忙低頭吃蛋撻。味道有點不同,記憶中那個好像好吃多了。
「唉,自從你爸走了後,你和你媽只好搬了吧?」也許老年人就是這樣的了,一想起舊事,都會絮絮不休的說下去。「真看不出你爸會跟那女人走,還把菜市場附近的單位賣了出去……」
阿明想起那時候的事,不自覺的皺眉。對,他清楚記得那時候的事。那天,爸帶他去蘭香,是12號的早上。

他還不住的問:「今天為什麼會去的?為什麼?」爸沒有答,只為他叫了一個蛋撻。然後便在收銀處買了一包「紅萬」,慢慢的抽了起來。阿明只默默的吃蛋撻,味道依然是甘香濃郁。
過了一會,爸又多叫了一個蛋撻給阿明。今次他只說了一句:「我要去買東西,你先在這裡等我哦,不要吵鬧。要是你不乖的話,蓉姨會告訴我哦!」說畢拍拍阿明的頭,就走了。
直到傍晚,蓉姨走過來,問:「你爸呢?」

阿明只好睜著茫然的眼睛搖頭,面上還沾著一些曲奇碎屑。阿明只記得,蓉姨包了幾個蛋撻,牽著他的手回家。他還記得,爸的手好像比較大、比較暖。
回到家,只看見媽看著空空的家,跌坐地上。

新新DJ Christy

10/23/2007

灣仔一隅1

阿明把勒緊脖子的領帶放鬆,然而緊皺的眉頭仍停在他的面上。徐徐吁了一口氣,一整天的鬱悶都吐出來了。上司的留難、家人的壓力都令他喘不過氣來。

阿明從西裝的內袋把電話掏出來,撥了一通電話給女友。「你所打的電……」阿明耐不住性子把錄音聽完,就把停止通話鍵按下。卡的一聲,清脆不帶餘音。阿明垂著頭,慢慢踱著步。
「噯,今天的菜心靚呀!」阿明把頭抬起來,「又是這樣。」他自言自語。不知不覺,又來到這裡。阿明抬眼望著那寫上「春園街」三個大字的路牌。不自覺的想起那段日子……阿明,一個普通的名字。從出生的一天起就住在灣仔,每天都被附近菜市場的叫賣聲鬧醒。普通的名字活該有一個普通的童年。他的記憶中,只有一小塊甜美而值得思念的回憶。每天牽著爸爸的手上學,為了節省車資,他們都會徒步到三條街之隔的學校。每一次經過轉角的蘭香冰室,阿明都會盯著門前擺放了各式麪包的餅櫃。櫃裏有雞尾包,豬仔包,還有香港人最愛吃的菠蘿包。而最吸引阿明目光的,是那放在最頂,黃澄澄的蛋撻。外邊圍著一層香脆鬆化的曲奇皮,中間是凝固了的蛋漿。每個兩元,對阿明來說,有點貴。每一次都令阿明恨得心癢癢的,巴不得立即把它們都吞進肚子裏。

阿明拉拉爸的衣袖,「爸……」還未開口已被打斷了,「等多幾天吧。」說畢就拉著他走了。阿明接連幾天都數著日子。
「到了到了,去啦去啦,去蘭香囉!」爸看了一眼掛在牆上的日曆,便牽著他和媽媽的手到蘭香去。

蘭香每天都人山人海的,好不容易找到位子。「噯,明仔,要一個蛋撻吧?」站在餅櫃旁的蓉姨笑說。「嗯! 」阿明眼定定的望著那盤剛出爐的蛋撻。「一號,又出糧了吧?」蓉姨試著打開話匣子。「嗯,對。」爸不大搭理蓉姨。「我要常餐吧,你呢?」爸爸問媽媽。 「我……嗯……要……」媽媽猶疑不決的望著玻璃下的餐牌。「給她一個快餐。」爸為媽決定了。「啊,」蓉姨趕緊記下,「明仔要凍華田好不?」媽說:「熱的好了,凍的要7元呢!」「好!」阿明只顧埋首吃他的蛋撻,只是每次都愛問同一個問題:「蓉姨,為什麼凍飲要加兩元,而不是加冰?」蓉姨每次都呵呵大笑,邊笑邊說:「傻孩子!」直到一次,櫃檯的伯伯說:「好了好了,就加冰,不加兩元,好吧?你這孩子每次都問,弄得我這個做老闆的也不知道怎回答!」媽媽忙說:「不不!老闆不用了,兩元是怎樣也要給的!」伯伯笑著說:「不用不用,是給明仔的優惠呢!」從此,阿明的凍華田只要五元。每個月阿明最期待的就是這一天——爸爸發工資的日子。因為每個月只有這一天他們一家會走到蘭香去吃一個常餐或是快餐。

新新DJ Christy

10/22/2007

開咪記#2

是次開咪,一星期前已經非常緊張,因為我什麼也沒有預備,更沒有聽過前人的節目,不知他們在三十秒如何把自己的INTRO SCRIPT講得好、讀得正。


一星期我已經為這件事擔心起來,到了20/10,正式來臨,緊張害怕得在巴士上發訊息也出手汗,交通大擠塞時心跳加速,手中的筆杆不斷揮動,還在改稿中…


在的士車廂內的時候,我竟緊張得的士司機也不放過,提他緊記收聽我的第一次。司機還猜我是一個十四歲的小妹妹,可喜可賀,我青春可人。哈哈哈哈。


另外,要特別鳴謝阿COW和CECI,多謝你們早到,為我打下強心針,吃下定心丸。他們提點我在MEETING上要多點說話,加些意見。幸而,我也未至於自閉地步。


開咪介紹自己時,超緊張,幸好沒有停頓,沒有吃螺絲,不過還是太快了,有點不滿意。其後節目繼續進行,多謝KK和阿絹的帶領,有時我也能發言的,哈哈哈哈。就像一個ON AIR的傻仔,靜靜舉手,又怕說錯話…畢竟,是直播,絕不有錯,有錯要人補鑊就不太好意思。


事前知道是次TOPIC是關於TABLE MANNER,我便去借了本有關西餐禮儀的書籍,發覺預備這回事真的很重要。經此一役後,我會更努力去學習做一個好DJ。


突然,這股動力不斷推我向前,那種旁人的鼓勵和緊張的快感,使我更希望能在這一行發展。熱誠 NEVER STOP & NEVER SAY NEVER !!!


最後要多謝KK和阿絹。其間我也犯了點錯… 例如疊聲。


各位新新DJ,你們也要繼續努力 !!! 一起努力 !! 還沒有試過 ON AIR 的,一定要做足預備功夫呀 !!! 試過後,便會更有衝勁的了 !!!


溫馨小提示:發言前舉手 ; 記得練好把口。

PS. 希望可以快D聽返自己個錄音啦。

新新DJ JOFFE

10/19/2007

新新DJ live mixing記

9月13日係亞Cow嘅開咪日,亦係我嘅Mixing日

自上次探訪新城試過op機之後,嗰種緊張又刺激嘅感覺一直都令我回味無窮。當企係一堆掣嘅面前,你對手你個腦你對眼同你對耳仔都需要做好朋友,因為佢地必須互相合作互相協調,你先可以完成看似簡單,但係卻講求速度同協調性嘅mixing工作。
今次教我嘅除咗有ernest,仲有大師姐車車 *感謝萬分*

可能因為本身我修讀嘅係電影電視嘅關係,所以面對著有d大同小異嘅mixing工作,未算感到困難 =]

Ernest說我表現太淡定,唔夠驚青,所以唔拍我video,因為都唔好笑~就係咁~我未能夠好似亞cow咁係個blog度紅起來喇!! 哈哈~不過正合我意 *人家可是很低調的! 呵呵呵~亞cow~唔好別打我呀! >w<*

面對著一堆制,對我這樣的新手而言,是會有一定程度的緊張,但是感謝ernest同車車的悉心教導及給予我嘗試和練習的機會,我會繼續努力學習的
大家~你地都係呀!! 一起學習,一起成長,咁咪好好囉

新新DJ Ceci

10/18/2007

開咪記

何其壯觀同何其慘烈係我第一次on air之後嘅感覺。緊張,唔入咪,甩嘴,吞口水,搭唔到嘴咩都出曬嚟...

7:00pm去到新城做briefing,其實一路都好好地,心情輕鬆愉快。心諗無死啦,驚都唔識驚,一定順風順水啦!

點知...入到直播室,都仲未識驚,更加一take過途中只係唔小心吞左一啖口水完成自我介紹。
點知...仲未出事,放下心頭大石,起碼自我介紹無炒大粉。

點知...出事啦,KK問咗我一個問題,正想答嘅時候...d血無啦啦極速bump曬上腦,而且好似比人封喉咁,講嘢講唔出...成喉嚨都係口水...原來緊張呢家嘢,係唔會有先兆而且係話嚟就嚟...之後...都無嘢可以同大家分享,因為我已經無再出聲...

第一次on air就咁就炒了!喺度勸喻仲未開咪嘅同學仔,記得開咪前一定一定要預備吓要講嘅題目,唔係就會好似我咁...一滴墨水都無就走入去...


結果粉是炒硬的

新新DJ Cow

10/16/2007

Mixing記

第一次返突破學mixing。mix嘢嘅時候,要聽beat聽得好準,難!但係要完全征服mix嘢嘅工具:mac機,仲難!

如果話男人愛揸法拉利的話,佢地都應該鍾意用mac機。對我嚟講法拉利同mac機一樣,因為...

法拉利型: 有邊個敢話mac機唔型,佢嘅設計簡直走在潮流尖端法拉利快: mac機嘅速度快過好多桌上電腦幾倍啦法拉利貴: mac機一部閒閒地都成萬蚊,唔係個個人都買得起呀
法拉利難揸: 用過mac機嘅人應該都知,佢唔係一般電腦咁善男信女好一部mac機,搞到我頭都大曬!

基於男人天生一種咩都愛征服嘅情懷,就好似法拉利明明難揸,但係個個都當佢係dream car咁,我一定會將佢馴服架!!!

新新DJ Cow

10/11/2007

錄音記

好唔容易有個機會參加突破DJ訓練班,亦都好唔容易寫到一份【完整】嘅稿,今次份畢業稿被批評咗好多次,改咗好多次之後終於完成咗同埋可以錄音

嗰晚錄稿錄到好夜,雖然做到好夜,但係為咗做好小小都覺得值得嘅。 入到去control room,即刻對稿,咁啱係第一個入去錄,可惜唔係第一個完成,可能因為未開聲…

之後佢地一個一個咁成功錄完,而我都唔會浪費時間嘅,等嘅時候都用電話錄音,錄完又自己聽返,改善完,又到我入去,阿絹同我講:「你得返十次機會!」

算我都識做啦!用咗唔夠十次就錄到,我係聲演一個男朋友,講我女朋友為咗我,特登煮咗碟西炒飯俾我,我食完之後對嗰種味道非常難忘,最後果句就係表示我好sweet~

嗰句對白係『令我一直都好記得呢種味道.....』,錄好多次都錄唔到,勉強只有一句做到,最後收咗果句唔係咁好嘅!莫非要代入呢種感覺都咁難?定係我自己唔得?????

新新DJ亞煜

打電話答問題有感

(十歲小孩聲線)『嗚…原來打電話去電台答問題係咁樣咖!我只不過係好奇打個電話入去咋嘛,跟住就有個怪哥哥細細聲問我叫咩名,仲鬼鬼鼠鼠咁問我攞電話號碼,仲話遲d有人會打番電話比我…之後就有個怪姐姐打電話嚟,佢話我答錯咗呀!

最衰都係KK同亞絹,做咩呃我話答案係「荃灣」,人地係答「九曲十三灣」!仲有個怪姐姐成日話收得唔好,我知咖!佢係度笑我答錯題目呀!個怪姐姐仲話我答錯答案要罰錢,如果唔比錢就放狗咬我呀!嗚…佢地好衰呀…』

以上係由新新DJ Tiffa真情演繹
註:「新新青年互助委員會」設有有獎問答遊戲環節

娘惹

提到童年時最愛的糕點名為"娘惹糕"。「娘惹」,這名字據說是指華人與馬來人通婚所生的子女,他們所生的男孩都稱為"峇峇" (BaBa) ,他們所生的女孩都稱為"娘惹" (NyoNya)。因受到中國「男主外,女主內」的思想薰陶,女孩未出嫁已經是廚藝、家務的能手,擁有中國式的烹調手法,運用馬來食材以至南洋香料,戲謔點說可能是世上最早的 "Fusion 菜"。

更有旅遊資訊網頁描述娘惹的起源,追溯到是鄭和下西洋時,一些為愛情放棄旅程的船員及大官,留下來跟馬來人圓婚,一起共渡餘生,為娘惹的起源更添浪漫的色彩 (傳說總要加點傳奇色彩,我不太相信)

但是知道了這名稱的由來,或多或少,令我聯想至 Harry Potter 中,將不懂魔法的人稱作「麻瓜」,將由不懂魔法的人所生的魔法師稱作「麻種」。在日常生活中膚色,種族經常成為不公平對待嘅源頭,歧視的眼神其實比任何言語更具殺傷力。何不試試放低成見,好好體驗對方的文化特色,能夠擁有同理心對待不同種族的人,自然像娘惹姑娘一樣,走出自己獨一無二的步韻!

新新DJ 阿金

10/09/2007

拋波仔

昨天看沈祖堯醫生與年青人對話,有一句說話令我反覆思量:我們一生不停地拋四個「波仔」:家庭、朋友、健康和事業,前三者是玻璃做的,一摔在地上便化為烏有,唯有事業波是塑膠做的,一時失手都有機會反彈。行文至此,聰明人都知道哪些波是較重要的。但可笑的是,很多人-例如我-會為塑膠波而放棄玻璃波,直至它們摔下來後,才發現一旦失去便無法彌補。你今天努力經營的,是哪些波?

京都的清新、九州的濃郁…旅程的味道


不知不覺的,從日本回來英國這地方,已經兩星期多了,卻依然沒有回來了的實在感覺,人在卻心不在一樣。


九月六日至二十日的日本遊,原來已經是第六次了,但今次行程實在太匆忙,東奔西跑得太多,人實在有點累。是貪心之故吧?捨不得東京的繁華,要去。捨不得京都的味道,要去。捨不得大阪的溫暖,要去。捨不得神戶的異景,要去。捨不得福岡的拉麵,要去。捨不得鹿兒島的自然美,要去。


這十五天裡,乘了十四次新幹線,去了六個城市,住過五間民宿旅館,看了四場演唱會,兩個舞台劇,也會了好幾個在日的朋友。


一個人在京都漫步時,看著古城老店,黃葉紅花,淙淙流水,卻思考不了,我問自己:「思緒這樣紛亂,怎辦?我到底在做甚麼?」的確,人在忙碌,奔跑的時候,就開始迷失自己,連自己最初為何做這樣的事,也再記不起。在山水林蔭之間,經過傳統茶館,因為身穿和服的中年婦人的一個親切的微笑,我進了去,跪坐在紅地顫上,喝一口山泉而來的清涼綠茶,咬一口手做和果子,細味著苦澀與清甜的糾纏,漸漸安靜下來,回復與自己的對話,慢慢提起筆尖寫下去,也按下一下又一下的快門。


旅程的最後幾天,拉著行李,跑到南面的九州,雖說預定看四場演唱會,但開演當天,我手上卻只有第一場的門票,拜託了各方朋友給我求票及做交易,一個人就進了會場去,說實話是個很不錯的位置,還跟團員們拍了手,應該很歡樂,卻沒怎樣high得起來。幾經曲折,把餘下的門票也弄到手,跟朋友一起進場,跟朋友一起笑著叫著說著,晚上也一起抱著免費的guide book 找尋又平宜又美味的食店,舉首碰杯,是甘甜;特選黑豚,是香軟;火岩和牛,是鬆化;纖幼拉麵,是濃郁。原來快樂和食物一樣,是分享才更有味道的。


這次旅程,雖然很累人卻很快樂,但並沒有休息夠,然而人必需向前走,尤其當各樣死線洶湧而至的時候,人不得不面對現實,然而過程中或獨處或群居,將會感受到各式各樣的味道,或苦或甜,或辛或酸,然而我相信這都是要來豐富我的味覺感受,讓我他日走得更加更加遠,更加更加精彩。


10/08/2007

奇蹟

究竟呢個世界有無奇蹟?

如果有…又會有幾多個呢?

如果有…又會唔會發生係我身上呢?

一直以來,我都好唔鍾意答假設性嘅問題。因為我覺得好無謂,與其去花時間諗呢D咁虛嘅嘢,我會prefer實幹多D......

其實我都有諗過咁樣個人係咪太現實,太唔天真,太唔可愛…而我比自己嘅答案係:「時間係Limited! 係唔等人架! 都係實幹D好!」Fine~我明白我D思想已經開始變到唔太似一個年青人,諗嘢也愈來愈現實,做嘢又愈來愈講求:「最緊要穩陣!」

無錯~我不嬲都係嗰d唔敢賭錢唔買股票嘅保守穩健派……但係呢期我好似有少少改變bor! 最近,我為自己定咗個目標,我想將不可能變成可能,我想創造奇蹟!

其實講到奇蹟又有少少誇張嘅! *拿拿拿~我無講到係神蹟都叫做含蓄咗架喇!哈哈*
不過要達到呢個目標對我來說有一定嘢難度! 我唔想得個講字,我想做出來!所以我10個月後先話比大家知呢個目標究竟係咩啦! 哈哈~我想以達到呢個目標來證明人係不可以看輕自己! 我們的潛能是很大的! 只係…未發揮出來吧!

試想想,其實我地能夠係千萬競爭者中脫穎而出,順利成為胎兒並且出生,已經係一件不可思議嘅事喇! 所以大家都不要看輕自己的力量,努力達到自己的目標吧!

新新DJ Ceci

10/07/2007

新新DJ炒粉實錄

video

新新DJ亞Cow單挑學live mixing, 睇下佢學成點! 呵呵~

PS 特別鳴謝攝影師Ernest!

10/04/2007

不再白忙

重拾上學的日子已大半個月了,一下子又有很多東西衝著自己而來,返學放學、上班下班,再返學放學。我最害怕的不是那沒完沒了的工作量,而是害怕自己對生活麻木,失去了一份感動。


說自己的生活忙嗎?比自己更忙的大有人在,但為什麼別人能比自己處理更多的事情?我相信,這是因為他們都懂得「時間是要由自己爭取得來」的道理。每人每天同樣獲發24小時,不能好好地運用就只可怪自己。有人說「時間就是金錢」來說明時間的寶貴,但其實兩者的差異就在於你不可以積累今天的時間到明天才使用,時間不像金錢般可以被積累並給你利息。


當我們每天為著不同的事努力的時候,我想我們都要問自己到底為了什麼而忙?
生活不是一份差事,還有,更多……正等待我們去發掘。


新新DJ Winnie

10/02/2007

The show MUST go on

做電台live節目,最重要的不是做得順暢,100%無出錯,而是當出錯時如何即時補救,總之不可讓節目出現dead air (電台人的噩夢!)

上星期開咪時,由於機件故障,原定出街的歌出不了,要立刻想東西繼續講,不動聲色地撐到operator哥哥搞掂為止.要在電光火石間想出話題,談何容易,但總不能做不到,因為出現dead air是電台大忌,所以無時間諗下一步點做,總之"死都要死掂佢!"

做節目出錯總會有,要保持良好的心理質素,才可以在出錯時,咬緊牙關挺過去!